播放器下载排行榜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直播行业资本布局者众生相:得意者少,失意者众

腾讯科技2017-04-12

许多二三梯队的直播平台没有流量基础,难以为继,而“未来的娱乐直播,可能就是一直播、映客、花椒三足鼎立吧。”直播行业的资本布局者们正在遭遇着或“海水”或“火焰”的冷暖自知。

“看上去好像人人都可以直播,其实这个行业是有门槛的,新人每天要花7-8个小时直播才有人看,很多直播平台也都是靠融资,烧钱,再融资,烧钱导流量”。作为一位网红,王不凡在“一直播”平台上,他的身份是坐拥101万粉丝的网红主播,虽然这位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80后,一身白色衬衫加上黑色毛衣,与邻家男孩差不了多少。但其早已经深深认知到资本投资对于直播平台的重要性。

一夜之间,在资本驱动之下,国内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人人皆网红的背后似乎蕴藏着无限商机。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市场规模约90亿元,而到2017年,野蛮生长的趋势有所放缓,直播平台或已低于100家。不过,据瑞士信贷预测,2017年直播行业市场规模或将达到340亿元。

红利蓝海在前,素来资本敏锐度就非同一般企业能比拟的上市公司也早就依靠自身的资本平台优势而布局其中。但资本涌动的数字背后,得意者少,失意者众。

自营直播平台的宋城演艺,2016年依靠“六间房”和“石榴直播”营收10.9亿元,业务占比41.23%,不过高收益的同时也意味着高投入,同期支出为5.45亿元,而同样迈出掘金步伐的华策影视,旗下直播平台“猫空直播”却因为“太烧钱”或面临被“剥离上市公司而单独融资”的命运。

正如王不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那样,许多二三梯队的直播平台没有流量基础,难以为继,而“未来的娱乐直播,可能就是一直播、映客、花椒三足鼎立吧。”

直播行业的资本布局者们正在遭遇着或“海水”或“火焰”的冷暖自知。

“宋城演艺”们的幸运

早在2015年便开始布局直播平台的宋城演艺应该是深深尝到了甜头。

“树屋女孩的团队已经组建好了,未来会在线下开一些演唱会和巡演,也会和我们的六间房等线上业务关联。”4月6日下午,宋城演艺证券事务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宋城演艺旗下主要有三块业务,一是系列演出和主题公园为主的现场演艺,二是桌面直播平台“六间房秀场”与移动直播平台“石榴直播”,三则是旅游休闲服务。

据2016年年报披露,宋城演艺营收26.44亿元,同比增长56.05%,净利润9.02亿,同比增长43.05%。而其中仅在直播业务方面,2016年该板块营收便达到10.9亿元,占比4成以上。

据数据显示,其“六间房秀场”积累了超22万名签约主播,月活跃用户数超4000万,其中,网页端较2015年月均增长约23%,移动端月均访问量较2015年大幅增长约248%。2016年该板块营收颇为可观,达到10.9亿元,占比4成以上。

不过,继续发力直播伴随而来的是高投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六间房”和“石榴直播”支出5.45亿元,同比增长203.46%。 而追溯至2015年3月,当时宋城演艺更以26亿元(68倍高溢价)才将“六间房”揽入怀中。

“六间房最早聚焦PC端,有一种躺着赚钱的感觉。” 一位资深直播玩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资本还是青睐领头羊,好的平台其实不缺钱,但是一些普通平台,没有钱就会断粮”。

昆仑万维也是尝到了投资直播平台好处的代表。

2016年1月,投资6800万元获得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网络直播平台“映客”的运营主体)18%股权的昆仑万维,在其后短短8个月后就出售了其中3%股权,但售价已经高达2.1亿元。在此期间,映客的估值足足涨了17倍。

昆仑万维2016年净利润5.37亿元,同比增长32.58%,在公告中,其也提到,“公司出售股权投资收益导致净利润较上年同期有较大提升。”

不过,主营手游的昆仑万维似乎没有考虑将映客直播业务切入现有业务。

4月10日下午,昆仑万维证券事务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对映客的投资还是以财务投资为主,毕竟它是直播这块的独角兽之一,不过还没有考虑和公司游戏业务结合。”

饮恨者的选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涉及“网红经济”或者“直播”概念的共有26家上市公司。虽然宋城演艺和昆仑万维等一些公司在直播领域玩得风生水起,但也有一些身影,已经悄然退出了阵营。

2016年5月,专注影视剧制作的华策影视宣称,拟将开发直播平台——“猫空直播”,将其打造成一个“造星选秀、偶像养成、明星直播等功能为一体的明星养成及直播社区”。

不过一年后,这个备受瞩目的项目却略显尴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华策影视相关人士了解到,“猫空直播已经变成了介绍艺人给直播平台的类似经纪中介”。

4月6日下午,华策影视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就此回复,“猫空直播可能会被剥离上市公司,单独寻找融资,不过目前还在计划中。”

该工作人员表示,“当初的确考虑把自营内容放到猫空直播的平台上,做成一个培养演员、招募演员、造星的一个模式。”而现在,“直播行业竞争很激烈,太烧钱了”。

“一个好的直播平台,要有造血功能和流动性,前期烧钱引入流量是可以的,但流量导入之后,创业团队应该要能把流量沉淀下来,形成一对多的社交闭环。否则,大机会还是留给自带开放社交关系链又试图攻占直播领域的平台,例如微博和陌陌。” 4月6日,复星互联网投资集团执行总经理丛永罡对于目前直播行业的生态环境如此评价道。

专注金融资讯服务的东方财富和大智慧也都涉足直播行业,但是效果尚不明晰。

2016年9月,东方财富公告称,拟投资5000万元设立全资孙公司浪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浪客直播”),负责“视频直播平台运营”,“加强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新探索”,2016年年报显示,对其投资100万元。不过其并没有披露目前该业务营收情况。

而大智慧推出的直播平台“视吧”,同样在2016年上线。

2016年三季报显示,大智慧净利润为-7.47亿 同比下降457.45%,对于本期亏损,其解释,“主要因为对视吧的投入,该平台尚在业务培育期,广告、人员、设备等前期投入成本较多,而随着各类直播平台不断涌现,行业竞争趋于激烈,该业务未来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效果存在不确定性。”

直播行业遭遇“海水”的另一个标志则是光圈直播的倒下。

2015年9月拿到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等三家机构1250万天使轮融资的光圈直播,凭借2万-5万的日活跃人数,曾风光一时。

但是10个月后,公司CEO张轶失联,留下了300万元的欠薪。

“直播行业经过2016年的疯狂发展和跑马圈地,现在确实到了整合和沉淀期。”硅谷网联合创始人郑超4月7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直播商业模式多元化探索并不顺利,现在基本停留在打赏这个层面,并没有衍生出其他被市场普遍认可的盈利玩法。”

对于未来格局,丛永罡直言,“这个行业逐渐会出现较大的分化,绝大多数直播公司会倒下。不过不少直播平台有较低门槛的造血机制,分化的速度可能不会像千团大战那么快,至少一批中上游的直播公司还会支撑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做了什么,很重要。”